您的位置:楚材对联网对联故事→文章内容
·内容详情

对联才子钟云舫(十八)

来源:《民间对联故事》第二十四期 作者:冯全生 时间:2012-1-13 点击次数:1397

    第十八回 崇丽阁撰联出色 岑总督闻对明冤

    春去秋来,钟云舫在狱中已度过了两年时间。

    浓云蔽天,星月无光。春色漫漫,钟云舫又失眠了。他自己也不明白近来为何这等烦躁:是案子判落毫无希望?还是狱卒今天告诉他崇丽阁粉刷一新的消息,他说不清……

    三更早已打过,他仍在沉思。漆黑的牢房中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的心中还有一丝光亮。这光亮便是联语!联语让他的思绪越飞越远。他想到:自古以来,巴蜀乃是联语圣地,其间,以联闻名于世者数不胜数:后蜀孟昶为春联始祖,东坡撰对独树一帜,杨升庵奇句动人,李调之佳话传世……我钟云舫也应追迹前人,为联林添彩,为天府增辉!若能有一二联句为后人喜诵,死也明明就矣!这一切又让他自然地联想到为崇丽阁写联。前辈孙髯翁能为昆明大观楼题撰长句,名垂千古;我钟云舫又为何不能为蜀都名楼亲制长联?唉!坐而思之不如起而行之!想到这些,云舫联盟起身,电灯磨墨了。

    油灯亮起,不时地闪动着火苗,云舫的思绪如潮水奔腾不息,运笔如龙飞凤舞!他不停地写,他动情地写!他要讴歌锦江崇丽阁的高阔、美丽,他要鞭笞人世间的虚伪、丑恶!他要倾泻对美好未来的追求,他要吐露满腹的冤屈和懑愤!他要人们从联句中看到蜀国名胜的绝美风姿,听到他“失意饶君子不饶小人”的呐喊!他的心在颤抖。点点泪珠滴在了纸上……

    油灯恢复了平静,一副二百一十二字的长联终于写成了!

    油灯闪闪。云舫情不自禁地在灯下放声诵读自己的新作,好像她是置身于书斋而不是身囿牢房!他最感得意的是上下联的最后一句,他含着泪水读了又读:“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朗读声惊动了狱卒:“夜已深了,还读什么?不怕麻烦事吗?”云舫这时才发现还在牢狱中:“老哥,请别生气,我不读了,我这就去睡!”

    他口头说睡,可睡意全无,创作崇丽阁长联所产生的狂热在他全身迅速地蔓延开来!他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情,他还要挥笔写!沉思多时,他决定仿效明人江渊为江城八景题诗的故事,为江津临江城楼撰写上千字的长联!

    联上千字,实属少有。云舫本想请狱卒借几本书翻检一下,但此时寅时将尽,即使等到天明,所需之书狱卒也未必一下子全部借到,与其求人不如求己。凭着对家乡的爱,凭着惊人的才智和深厚的文学功底,凭着超人的记忆力,在“无一史册撷拾”的情况下,如痴如狂地挥毫,从黎明写到日头高照,从日头高照又写到黄昏,写到深夜来临。他忘记了寒冷,忘记了疲劳,……一日间,他一气呵成了比孙髯翁大观楼长联多一千四百二十八字的一千六百一十二言的“天下第一长联”!全联洋洋洒洒,紧扣四川、江津,融神话传说、文字、政治、风土、人物于一体,寓己情于叙谈,论理之中,引论广博,用典丰富,属对亦工,不愧为长联魁首!

    又一个冬天来到了,天寒地冻,雪后初晴。

    一大早,整个监狱显得格外不平静,扫庭院的,准备酒食的,张罗鼓号的……人们穿梭般地你来我往。原来四川总督岑春煊今日要到此地巡视狱情。

    不多时,总督大人驾到,狱官躬身请入客房。岑春煊问过监狱情况后,又审问了各要犯的案卷。阅毕,岑总督向狱官发问:“此间犯人可有不服罪的么?”狱官不敢隐瞒:“只有一名犯人,似有冤屈,常在夜间放声诵读联句……”“诵什么联句?”狱官的话引起了总督的兴趣。“什么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什么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此人姓名籍贯?”“江州人氏,姓钟……”“可就是以联闻名的廪生钟祖芬。”“正是。”“快带他到此见我!”

    片刻功夫,云舫已被带到客房,岑春煊见到云舫器宇轩昂,不卑不亢,心中即生爱怜之情,很快就放弃了立即审问他的念头:“听说你擅长联语,可敢与本官对句?”“在下是犯人,怎敢同总督大人言对?”云舫不紧不慢地回答。“在此不必拘束,只管放心应对好了。”“既如此,犯人难以违命了。请出句!”

    岑春煊推敲一阵,吟句道:

    天涯共此时,天若有情天亦老;

    出句集张九龄、李贺诗而成。“天若”句隐含对钟境遇的同情,钟亦以张九龄“海上生明月”之句及石曼卿句为联作答:

    海上生明月,月如无恨月长圆。

    以联吐情,希求明月长圆,早日与家人团圆。

    岑春煊暗自称赞钟之对句工整自然,含情不露。无意间,他抬头望去,只见远近高屋瓦楞上点点霜雪,心想,刚才此人以明月为对,我何不再以以前所见出句呢?只听得总督随口吟出:

    瓦面冻冰冰冻雪,雪上加霜;

    出句用“顶针”之法,“雪上加霜”,既是写实,又暗指钟云舫目前深陷囹圄的处境。云舫知联意双关,也想工整对之。此时,见空中红日破云而出,顿有所悟,钟寻思道,上联对以“月明”,此联何不以“日出”对之?当即诵出对句:

    空中腾雾雾腾腾云,云开日出。

    岑总督亦知答句隐含双关:既写眼见之景,又寄殷切之望,望能昭雪奇冤!他不由得暗自叹云舫的不凡才气,转念又想,此刻正好问问冤屈了!他象是在无意地问话:“你在牢狱中多诵‘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之句,此又为何?”云舫一听总督吟出自己的心头之语,辛酸的往事又在脑海里翻腾,他不能不感慨万千:“小人横遭飞来冤祸,理所不解,狱中偶一触念,痛彻心肝。迟迟春日,借此搜索枯肠,以泪和墨,以血染纸,为崇丽阁制一联,累二百一十二字,大人所诵之句即此联上、下联结束之语,犯人时时读诵,但寄情耳!”

    岑春煊很想知道长联:“联在何处?”

    “牢房草褥之下。”

    “狱官,快叫人取来给本官一阅。”

    “不必劳神了,犯人全能背诵。”

    总督颇感惊奇:“那你慢慢道来。”

    云舫上前一步,朗声诵读:

    几层楼独撑东面峰,近水遥山,供张画谱:聚葱岭雪,散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时而诗人吊古,时而猛士筹边。只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枇杷寂寞,空留着绿墅香坟。对此茫茫,百感交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千年事屡换西川局,鸿篇巨制,装演英雄:跃冈上龙,殒坡前凤,卧关下虎,鸣井底蛙。忽然铁马金戈,忽然银笙玉笛。倒不若长歌短赋,抛洒些幽恨闲愁;曲槛回廊,消受得清风好雨,嗟予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楼俯首,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话音刚完,岑总督差一点叫出一个“好”字来。只有在此时,总督大人才明白云舫狱中撰写此联的苦心。在字字传情,声声动人的联语中,爱与恨的交织意是如此强烈,冤屈、悲愤的倾吐又是如此深沉!也只有在此时,总督大人才明白云舫常诵上、下联末句的缘由了,那两句话正是浸透血泪,饱含血肉,焕发文采的语句呵!

    岑春煊又思量,云舫既然如此擅制长联,或许还另有佳作,于是他又发问:“除崇丽阁联外,是否还有它作?”云舫答:“犯人另有题江津临江城楼联,计一千六百一十二字。”“你也能背诵?”总督半信半疑地说。“全能背诵。”

    岑总督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情,直叹道:“真不愧为长联圣手、艺林奇才!”

收藏分享:本地收藏夹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雅虎收藏 收藏到豆瓣 天极网摘 和讯网摘 POCO网摘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Del.icio.us 分享到新浪微博
·最新评论

该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我也说一句(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或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请您提交给我,不胜感激!------美好世界,共同创造!)
评价: 中立 好评 差评
表情: 调皮   大哭   鼓掌   发怒   流汗   惊讶   撇嘴   龇牙   抓狂   快哭了
       难过   疑问   白眼   偷笑   咒骂   晕   可爱   可怜   鄙视   骷髅
       强   弱   右哼哼   左哼哼   玫瑰   吓   激动   OK   回头   哈吹
       握手   拥抱   礼物   炸弹   敲打   咖啡   擦汗   奋斗   委屈   太阳
       月亮   跳跳   爱情   飞吻   转圈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的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互动的言论.
·粤ICP备11044037号 楚材对联网(52duilian.com)版权所有 ·集萃印花网 对联网交流群: 11167561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