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楚材对联网对联名人→文章内容
·内容详情

俞樾与对联

来源:《对联》杂志一九八五年一卷六号 作者:李庆生 点击次数:3375

    清代大学者俞樾,字荫甫,号曲园。毕生致力于经学研究,考述甚丰,卓有成就。他除了在经学的大田中勤耕细作外,对于对联这块小园圃也时常拾掇料理,为后世留下《楹联录存》六卷(“春在堂挽言”一卷除外)。

    俞曲园的对联创作,诗味浓,意境远。写景有“天然画意”;抒怀有“古中遗风”(引文皆见《楹联录存》)造语隽永,格调清高。诸如为新安孙某的观旭楼和红叶读书楼题的两联:“高吸红霞,最好五更看日出;薄游黄海,曾来一夕听风声。”“仙到应迷,有帘幙几重,阑干几曲;客来不惊,看落叶满屋,奇书满床。”为峨眉山馆点题联:“古墨尚存圣时石;遥春如对蜀中山。”为湖心亭题联:“四面轩窗宜小坐;一湖风月此平分。”他为官署题的对联很能发为官者深省,如:“听讼吾犹人,纵到此平反,已苦下情迟上达;举头天不远,愿大家猛醒,莫将私意入公门。”“读律即读书,愿凡事从天理讲求,勿以聪明矜独见;在官如在客,念平日所私心向往,肯将温饱负初衷。”又如:“燕息敢忘天下事?和平先养一家眷。”

    其时,有一位日本留学生井上陈子德,授业于俞樾门下,井上陈子德的父亲六十大寿时,他为了给父亲做寿,特请老师为其父撰一副寿联,俞樾慨然应允,欣然命笔,上联道:“有令子万里来游,言家庭期望深心,外则贤父,内则贤母;祝而翁百年偕老,看郎君讲求实学,处为名士,出为名臣。”中国学者特为外邦人士撰书对联恐怕是极为罕见的,此当是对联史上的补白之笔,亦可视为中日人民世代友好的一则佳话。

    俞曲园晚年尤爱静坐,常以此得趣。他曾出一联曰:“七旬外翁,固之死之为归,生之为寄;半日静坐,不识此时何地,我是何人。”此联有似佛家偈语,出世味较浓。

    最为有意思的是,他生前即为日后仙逝自撰了一副挽联:“生无补乎时,死而损乎数,辛辛苦苦,著成五百卷书,流播四方,是亦足矣;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浩浩荡荡,历数八十年事,放怀一笑,吾其归乎!”这是一种以文学样式写成的自我鉴定,俞樾之前,不知有人做过否?如果没有,那就是俞樾在对联创作题材上的一个突破了。此联坦坦荡荡,实实在在,德、学兼容,豪、谦相映,气魄恢宏,诚非德高学厚的大手笔者不能出!

    俞樾撰联,多有序言,这时借鉴了诗词序言的形式。序言内容,或记时,或记地,或记人,或记事,它对于对联的保存流传,对于读者准确地了解对联的意义提供了背景材料。如上文提到的为日本留学生的父亲题的寿联,如果没有序言可考,今天我们就无法理解它的意义了。

    俞樾对于对联既有创作实践,也有零星的理论探索,这是今日对联研究者所不可忽视的。他曾说过:“楹联乃古桃符之遗,不过五言七言,今人有至数十字者,实非体也。”这是他对长联的独特见解,也许有偏颇之处,可是作为学术上的一家之言,这种见解有它一定的意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俞樾的木对联
·最新评论
[1楼] 2012-1-11 21:56:25 发表 [IP:113.142.216.94]
cbc bh b
[2楼] 2012-2-2 14:00:23 发表 [IP:110.232.41.120]
无语
[3楼] 2012-2-7 16:43:17 发表 [IP:1.197.171.210]
ghryt
[4楼] 2017-3-24 4:55:52 发表 [IP:46.161.14.99]
I was so confused about what to buy, but this makes it unnesrtaddable.
·我也说一句(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或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请您提交给我,不胜感激!------美好世界,共同创造!)
评价: 中立 好评 差评
表情: 调皮   大哭   鼓掌   发怒   流汗   惊讶   撇嘴   龇牙   抓狂   快哭了
       难过   疑问   白眼   偷笑   咒骂   晕   可爱   可怜   鄙视   骷髅
       强   弱   右哼哼   左哼哼   玫瑰   吓   激动   OK   回头   哈吹
       握手   拥抱   礼物   炸弹   敲打   咖啡   擦汗   奋斗   委屈   太阳
       月亮   跳跳   爱情   飞吻   转圈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的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互动的言论.
·粤ICP备11044037号 楚材对联网(52duilian.com)版权所有 ·集萃印花网 对联网交流群: 111675617
回到顶部